給宋楚瑜一封公開信

 給宋楚瑜一封公開信

年為了嚮應建艦復仇進了空軍官校飛行生,不幸遭淘記得當汰,而進了成淵與你同班讀高中,教官年事己高一切就交給了我,我為糾查隊長,你想當糾查隊員,我沒有答應,而要你專心讀書以備後用,因為糾查要管人,容易惹是非,後來我當了籃球校隊隊長又沒有讓你參加籃球隊(當年的高中籃球比賽,場下都帶住刀,怕你卷入麻煩),你是忿忿不平,你與王文卿,險些打架,不錯你有眷村小孩,他有廷平北路,大橋頭,三重埔,如果一打起來,我們都畢不了業,我把你們壓了下來,殊不知這一切惹下了你的記恨,我更清楚商殃變法,明朝胡大海得罪了太子的後果,所以一直沒來煩你,你參選總統有人說我是帝王師,有人要我說你當年事,我是一字不提,好壞不說,怕影響到你,然而自從你認賊作父(說釣魚島是日本的)趕走了蔣夫人宋美齡,與國民黨老一輩,又與連戰互不相讓,不以黨國為重,各為一私,結果把大好江山拱手讓人,我比你先知道你要當省長,因為徐奶告訴我他要讓給你,就像陳履安一回去就當了財政部長,我忘了告訴他你是打陳誠的好手,現在你又要選總統了,你可真是要把國民黨亡個乾盡,才罷休嗎?,在親民在至於至善,三十年前我與外子參加加國總理杜魯道國筵,人家就安排好一候選華人與我同棹,又挑起彼此矛盾,氣得他摔椅子,我却忍下,後來他選上了,如果跟他一鬧,兩敗俱傷誰也別想選了,我的英文沒有他好,他不會說中文,而他成了本地第一位華人議員廳長,後來他說挺我到底,你與連戰就不能一個先做,下一任你再做嗎,你從小在蔣經國家走動,五十年來不能把經濟大權拿過來,而讓陳履安當部長,可見陳誠派系還是建在,我的經濟學在中原老師說我是第一名,你知道台灣的經濟嗎?你能解決土失流嗎?現在的民調不過是敵對派做出的假相,分化,你出來真是親者痛仇者喜,當你競選的時候我回台灣,簡直就是太平天國重現,一群暴民拿起一張椅子站到上面宋省長,,,他是在為他自己出風頭,借住你往上爬,在多倫多也是一樣,平時不見僑社服務的,為了出國嫁僑生的太妹,毫無學歷,冒出來我捧宋,把一些為僑社服務多年的愛國志士放在一邊,她為獨尊,真是造反有理,當年你也是叛逆,我帶上軍訓課,全班都服從,唯獨你不上軍訓課,還說我父親是北方軍人,而我是中華民國空軍官校受的訓,她們不知顧全大局破壞了整個僑社團結,是你教的嗎? 就像你對前立法院長劉松籓,人家為國為黨多年,今天落泊了,要來投靠於你,你不動樂相迎,反倒毫不在意的說你去排隊登記吧,我在電視看到你那狂妄,不知禮賢下士,真是大有捉放曹的陳公為何不殺,民進黨的不尊施明德老前輩而產生了紅衫軍, 國民黨不能再輸了,台灣的民眾也不要太天真,台灣人執政如果沒有治國的才能的話,也就更糟,到底這是關於全民的,桃園的煬化爐呂秀連也是動用了公權力警察強制執行,她還在電視上笑住說我幫你修路呀,那你的地要值多少錢呀,她根本不在治國,她是在斤斤計較做生易,誰選上了也不會讓你台灣人白得的,我比你大三歲,大陸的事你記得多少,怎麼談判,我寫了一篇軍需瑣話,大陸的將軍說我們當年誤解了蔣介石,政工幹校同學周力行說:我在幹校四年讀了那麼多書,以你寫的最好。而你父親不明查秋毫,外行領導內行,四大皆空,美援來時應先交軍需署再分發各軍種,而你父親卻帳住蔣經國硬把物資強行由陸軍供應司令部收下,反把身經百戰我父親部下中將經理署署長劉慶生關了起來, 共匪那他又為何物,換個空官飛行毫不懂軍需業務的來做,姑美其名將官乃通才都可以做,放屁她的女兒蔡亮亮還跟我說:軍需界都喜歡我父親,說他是老好人,當然一個沒有上過經理學校財務學校的阿兵哥來當軍需署副署長,毫不懂軍需業務,沒有抗戰經驗三民主義革命素求為何,那就全部聽從部下的了,豈不是老好人,軍需風都把人吹進監獄我父親部下有時見面都發抖,那妳父親都聽部下的,那真是老好人了,,我回大陸成都沉清了大陸遙言(最後一畢款子不清),其實是副總廠長拿去了,當年被服廠破爛不堪交給我父說是不管了,等到管好了派來一個鄧副廠長說是四川望族,叫他去買布,帶款到香港人就不見了,我在香港聽到媽媽打電話,就是找不到他,我父管的是錢粮黃金,最後的時侯地下黨共產黨早已盯好,最後的時侯重慶飛機場銀元黃金堆如山,帶得出來嗎?南京被服廠工人包圍軍需署,一個耳光將廠長手提箱打落在地黃金滿地,而我父親則是工人排隊相送,所以當王文卿問我那個父親官大,我說宋的父親比四顆星還大,他還不信,我認識很多大官的兒子,從沒有說過他們以後不得了,唯獨對你說過,因為各大司令都由你父親來派,我曾把孝勇推下游泳池,後來孝武來找我,知到是小孩游戲,而結拜兄弟,而你卻記仇,在文卿當兵的時候,你動用了軍方,弄得他恨死了外省人,劉慶生案發已後才知我父親在軍需界實力深受部下愛載,有意發表某司令,汪貫一介紹你舅舅來追我姐姐,我姐姐當年在強恕名聲不亞與鄧麗君,人在台北名已到金門,又學的理工化學系,思想先進,聽說跟做官有關就越發不肯,我要把妹妹介紹給你,你怕到我家,因為你父親沒有發表我父親工作,你叫我幫你看到起,而女大不終中留,當然有人追,你不去自己產生感情,背地裡把我們教堂我父得力助手黃姓軍官以你父親一個命令調往金門,可惜人生最可貴的童年初恋,你却在顧及你父親留下的餘影不敢造次,有此色心無此色膽,只有偷偷暗恋,從小就會來陰的利用權勢,男子漢各憑本事,其實論年齡,論長相論家事他跟本不不是你的對手,弄得我們教會灑淚相送,他來問我:怎麼我這麼一個起碼小官國防部人事局都知道了,還非派我去金門。我明知道是你幹的,我也奇怪,你是怎麼知道的,原來你是放在心裡的,可憐我小妹年方十八遠走萬里嫁與比他大二十來歲從未見面的人,為了孝順聽從父命,我自從中原開除,在家權威毫無母親不為炊弟妹看不起,毫無發言權,只有淚眼送小妹,等到到了加洲,我妹更是成熟艷壓群芳,你的心情我可以了解,我要上飛機了你才找來,楚瑜呀!這種事不能憑我一句話可行的呀,而是要你跟她產生感情的呀!你沒有理由恨我呀!現在看了你和陳萬水的故事,那你那時跟本沒有能力追我妹妹了,我妹在台灣進出是蔣老總統的車,出遊是老總統賓館,在加洲,青年醫生開小飛機來追,也只好娶一個同房間的都出嫁了的剩妹了,你需要她幫助,需要她照顧,所謂姐弟恋,我到加拿大也只帶了兩百美金,機票是安全公司送的,一百是哥哥寄的一百是弟弟的,父親常年無業我家也是難呀!在那個時代兒女情懷難以成真,你不知道嗎?所有外省人淚灑松山機場,全部失恋,出國為前途,愛人進軍校等,進不了大學,高中恋人就成空,你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這也說明你父親還是個清官,馬英九姐姐曾問我:你有女朋友嗎?我說我在幹校地上爬,她的高跟鞋這麼高,只有算了,要有自知之明,一個幹校學生想要如花似玉的,有此能力嗎?那不是自找沒趣嗎?楚瑜呀你就認命吧.你知道什麼是聰明絕頂嗎?你舅舅是腦科慱士專家謝謝他替我動了手術,以致很多人說我無人能敵,他也知道後果堪慮,你與我.代表處長說我功高振主,你把依麗沙白請去是氣我呀,前不久我回台,同學聚餐後王把我帶到中山北路酒店,他說如果當年他跟宋閙了,今天宋也不會做這麼大了,他說他現在有錢了叫酒吧的人整我,酒女說:即然你說他是中山國小的英雄糾查隊長,那我們都是中山國小的,糾查隊長是保護我們的。王哭了說:我不該聽父親的話,什麼都不要做,只要生兒子就好了,替他傳宗接代,他們一個在海外聽說一個體育館要叫他的名字,一個宋的做這麼大,酒女說:你到底有多少錢去惹這些人,假如我們的老姊妹知到他回國,你那一點錢,下次你帶他來我免費跟他出差。你說走出去,我在加拿大競選國會議員,打電話給徐曉波,你在旁邊,居然不幫,失去了走出去的大好機會,海外都是信奉孫中山的,你把孫中山創辦的國民黨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毀,你還出得來嗎?你將是民族的罪人,你真是勝獨了。國父說做大事不做大官,加國赤字嚴重,辯論會上我大敗其他政黨,後來一年之內理清赤字傳為佳話,你走訪地方,只是選舉的時候到鄉下跟他們握握手,你深深的了解他們嗎?我到多倫多大學研究生,老師說我來自熱帶,一切施工都不同,給了我文憑我將是最大的了,現在我們國家勞資雙方有很大的矛盾,你去當工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在你後面,於是我做了十年北美洲最苦的苦工,贏得了工人皇帝,深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不是你去握握手就好了,回頭吧悬崖勒馬,陳誠派系,夫人派系政工派系的後代都不會選你,你和馬總統從小在經國身旁,現在有人冒充經國私生子,一下姓蔣一下姓章你們都不去親子驗定一下。你身居高位,明知我被莫須有,不合法的開除,開除是要經過訓導會議通過的,只差十天畢業証書已經在教務處,它怎麼樣也來不及開會,後來在多倫多榮光會跟軍統大佬張振國對質{台灣第一号特務}

,原來是政治逼害,當年他一紙佈告問也沒問將我開除,

倒是對方先拿刀來,他也承認了為什麼,張振國與我在多倫多中華會館見面他帶住保標首先發難說道:我知你殺人,我說:殺死了沒有呀?是他帶刀到學校,他在學校無法無天上課在教室甩卓子打板橙,無人敢惹,我是等他把刀拿出來才動手的.他要打我是不是不還手呀,那還要軍隊幹什麼,再說小孩子打架流了一點血算得了什麼,你殺了多少人呀?

他說:那是為國家.

我直問道:治國不是專靠殺人呀,撤退之時監獄裡有罪無罪一起殺掉,你草介人命.

他低聲自語:他們怎麼什麼都跟他說了.

一個軍人倍養一個大學生多難呀,你問也不問就將我開除毀了我一生,是為什麼?

他抬頭艇胸說:當年你父親閙得軍需界飛飛揚揚官場上大亂,

我說:我們是科班他是外行所以不平則亂,

他繼續埋著頭說:弄得全國沸驣.

我一聽全國這一下好了,打破三剛水果然水落石出,我說:我父親是自己爬上來的,沒有靠關係,選舉時對方造謠你們也信,你們應該保護我們.

他驚呀的看住我說:你知道呀?

我說:大公報登的全國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嗎?

這時他氣得兩眼瞪得要出來似的,頭上所剩下的幾根頭髲却站了起來說道:你那時才幾歲呀?

我說:你中計了老狐狸,我在中原是保護他們黨政軍要員之子,女,學生被打得滿街跑,我去了打得流氓滿街跑,你保護得了他們嗎?好難得我排除萬難,他們都治不了我,而讓你來把我毀了,你知道嗎?我被開除中壢滿街上傳遍了國民黨跨了,

他驚恐萬分整個人好像膄了下去說:還沒有跨,要知道這些人都是為國家一生,說到他搞跨國家豈不比殺還嚴重,

我也激動的說:.還真要等到它跨是不是呀?你已年老,有沒有培植接班人呀?錢某連個初二的文憑都拿不出來,這些慱士碩士會服他嗎?

他毫不猶豫的說:錢舜麟他不行,你也真利害,你找來的那些人就僅次與我了,那他差遠了,本來想放手了,但是我要一放手就沒有人能治你了,這時他已老淚橫流,轉過身對著老總統的相說我們對他多忠心,把我們,,站在旁邊的人說:他反了,又對理事長馮仁義說:他是老總統親戚.馮當然大吃一驚說.,,,為快,最後他低下頭說:今天我一吐為快,隨便你們了,我開除一個學生,也不會怎麼樣.

 

 

 

 

原來我是為蔣介石受過,而你身居國民黨最高位也不為黨員平反,你當新聞局長,大陸摧毀故有文化京劇(國粹),多城的文化處居然幫助樣板戲,而不幫我正川劇社傳統京劇,我拿國旗到世界運動會抗義,回到台灣報紙不登,人不接待,你這新聞局長怎麼當的,目前更是眷村小孩血氣方剛講義氣打了幾架便成了黑道,永不能參政,這公平嗎?你不為他們說話嗎?連戰來時我們去接,我大叫中華民國總統,旁邊國民黨主委上前說我是這裡國會議員指定華人{包括香港東南亞}的領袖,連戰覺得奇怪,又補上一句說我與黑道有關,嚇得連戰棹頭就走,在這裡四十八年,奉公守法國會議員省議員中國人競選經理,我參選時人家把我三代都查得清楚,如果有一句謊言,選上了也要下台,你叫滕永康來直問我,他說你失恋了,要我實行若言,他是多城國民黨最大的,他一句話我就可以當立委,你是來責怪我,好一個卻加罪與人何患無詞,你曾對我妹妹說你哥哥把妳許配給我了,現在是什麼時代還有哥哥許配妹妹的嗎?就算有也要你拿橋子去接呀要我給你送去呀?其實你已追到了,而現在的她不是你能駕衘的了,童年之夢醒了,得到之後忽然說了句:妳們家裡太復雜了,就不付責任的中途不見了,現在知道了,你跟本沒有那個能力,還來責備我,卻加罪與我而把我對你的情甩掉,你真是恩將仇報,妹妹已經嫁人生女,叫我怎麼辨,而多城沒人不知道我是立夫什麼關糸,唯獨滕不知道,後來他知道了,說早知道我就讓你當立委了,這豈不是酒囊飯袋嗎?你在上面有何用,只有添亂,使一些不安,份子有作亂造反的機會,你曾對我說:你們(大陸來台的高官子弟)沒有希望了,二十年後再看看吧,果然我們都到外國來端盤子現在已經五十五年了,也已都入土了,你就放手吧,退出而挺洪保住國民黨       天下人

    給宋楚瑜一封閞信(下)

今天早上看了你在清華大學演講,简直就是癡人說夢話,有人問你年青時代怎麼過來的,問得太好你怎麼不告訢他,有一個建艋復仇的空軍退伍學生來校當糾察隊長,什麼也不淮我幹,連我逛街都催我回家唸書,因為我父親官官相謢沒有發表他父親當司令,以致在家從四書五經十三經耳提面命教導小孩,我與他比殊不知他小學時就知道慎獨了,父字輩都這麼說說是最難而他不同意,我是有心來跟他比,我就不怕他一拳把我打飛了,又因心情不好把他趕出家門,社會流蕩,以致他與本地下層多有接觸,校中校外學生都很怕他,校外本省流氓外省太保都因為有他而退去,這也是他東打西打我們才能安然渡過高中時代,我們成淵中學多半是本省人多,一班六十個人只有五六個外省人.所以我們的籃球特別弱,我想參加,隊長為了保護我沒有讓我參加,因為當年體肓道德還不普遍,輸了就要打架,所以場外都準備了武士刀,後來有一次邀請賽,場地就在我家附近,隊長來請我參加不然就人不夠將要出笑話,我因為氣他而沒去,結果果然在中場時我校只有四人在場打五個大敗一場.你還敢到清華去提李安,就不怕把清華弄髒了,他把我們民族戰爭中偉大的愛國青年,拿去跟台灣窮困軍眷的孝女,為了父病在床,弟妹讀書而賣身,久之而成花癡,我遇見過,也曾講義氣犧牲色相,替我辦事,我一直想報逹而身不在台無法如願,把這個冦上戰爭,配上外國音樂灯光撮影,,,,看看得奬的有幾個中國人,都是外國人你認為那部電影光榮嗎?那不是在辱毀香港愛國志士青年嗎?那是國恥,你說得那麼好,你懂互字嗎?你懂回報嗎?做省長你懂工程嗎?台灣土地改革,國有私有你懂嗎?你懂圑隊精神嗎?你心中只有你,你與連戰互不相讓寧願亡黨亡國也不願退讓,你在政大就已決定你為接班人,而連戰是半個台灣人,馬英九父親文人也在培養台大一批教授,他到台灣應該我去接機而沒讓我去,(保護他),就準備他是接班人了,你眼睜睜看本校四個打五個而不上場,我想我中華兒女無人能做到這一點,李登輝個老糊塗到成淵也不問一問就說你是最好的學生你居然臉不紅,真是兩個厚臉皮沒有被你兩人氣死,也算我命大,,你不過是靠住父親實得其會的產物,也怪我太縱容你了,所以今天不得不交給天下人做一個公斷.免得你在台上胡說八道誤國誤民.

你怎麼不學文天祥而學毛延寿

天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