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再板

記得當年為了嚮應建艦復仇進了空軍官校飛行生,不幸遭淘汰,而進了成淵與你同班讀高中,教官年事己高一切就交給了我,我為糾查隊長,你想當糾查隊員,我沒有答應,而要你專心讀書以備後用,因為糾查要管人,容易惹事非,後來我當了籃球校隊隊長又沒有讓你參加籃球隊(當年的高中籃球比賽,場下都帶住刀,怕你卷入麻煩),你是忿忿不平,你與王文卿,險些打架,不錯你有眷村小孩,他有廷平北路,大橋頭,三重埔,如果一打起來,我們都畢不了業,我把你們壓了下來,殊不知這一切惹下了你的記恨,我更清楚商殃變法,明朝胡大海得罪了太子的後果,叛所以一直沒來煩你,你參選總統有人說我是帝王師,有人要我說你當年事,我是一字不提,好壞不說,怕影響到你,然而自從你認賊作父(說釣魚島是日本的)趕走了蔣夫人宋美齡,與國民黨老一輩,又與連戰互不相讓,不以黨國為重,各為一私,結果把大好江山拱手讓人,我比你先知道你要當省長,因為徐奶告訴我他要讓給你,就像陳履安一回去就當了財政部長,我忘了告訴他你是打陳誠的,現在你又要選總統了,你可真是要把國民黨亡個乾盡,才罷休,在親民在至於至善,三十年前我與外子參加加國總理杜魯道國筵,人家就安排好一候選華人與我同棹,又挑起彼此矛盾,氣得他摔椅子,我却忍下,後來他選上了,後來他說挺我到底,你與連戰就不能一個先做,下一任你再做嗎,你從小在蔣經國家走動,五十年來不能把經濟大權拿過來,而讓陳履安當部長可見陳誠派系還是建在,我的經濟學在中原老師說我是第一名,你知道台灣的經濟嗎?你能解決土失流嗎?現在的民調不過是敵對派做出的假相,分化,你出來真是親者痛仇者喜,當你競選的時候我回台灣,簡直就是太平天國重現,一群暴民拿起一張椅子站到上面宋省長,,,他是在為他自己出風頭,借住你往上爬,在多倫多也是一樣,平時不見僑社服務的,為了出國嫁僑生的太妹,冒出來我捧宋,把一些為僑社服務多年的愛國志士放在一邊,她為獨尊,真是造反有理,當年你也是叛逆,我帶上軍訓課,全班都服從,唯獨你不上軍訓課還說我父親是北方軍人,而我是中華民國空軍官校受的訓,她們不知顧全大局破壞了整個僑社團結,是你教的嗎?就像你對前立法院長劉松籓,人家為國為黨多年今天落泊了,要來投靠於你,你不動樂相迎,反倒毫不在意的說你去排隊登記吧,我在電視看到你那狂妄,不知禮賢下士,真是大有捉放曹的陳公為何不殺,民進黨的不尊施明德老前輩而產生了紅衫軍, 國民黨不能再輸了,台灣的民眾也不要太天真,台灣人執政如果沒有治國的才能的話,也就更糟,到底這是關於全民的,桃園的煬化爐呂秀連也是動用了公權力警察強制執行,她還在電視上笑住說我幫你修路呀,那你的地要值多少錢呀,誰選上了也不會讓你白得的,我比你大三歲,大陸的事你記得多少,怎麼談判,我寫了一篇軍需瑣話,大陸的將軍說我們當年誤解了蔣介石,政工幹校同學周力行說:我在幹校四年讀了那麼多書,以你寫的最好。而你父親不明查秋毫,外行領導內行,四大皆空,美援來時應先交軍需署再分發各軍種,而你父親卻帳住蔣經國硬把物資強行由陸軍供應司令部收下,反把身經百戰我父親部下經理署署長劉慶生關了起來, 共匪 那他又為何物,換個空官飛行毫不懂軍需業務的來做,姑美其名將官乃通才都可以做,她的女兒還跟我說:軍需界都喜歡我父親,說他是老好人,當然一個沒有上過經理學校財務學校的阿兵哥來當軍需署副署長,那就全部聽從了,豈不是老好人。我回大陸成都沉清了大陸遙言(最後一畢款子不清),其實是副總廠長拿去了,所以當王文卿問我那個父親官大,我說宋的父親比四顆星還大,他還不信,我認識很多大官的兒子,從沒有說過他們以後不得了,唯獨對你說過,因為各大司令都由你父親來派,我曾把孝勇推下游泳池,後來孝武來找我,知到是小孩游戲,而結拜兄弟,而你卻記仇,在文卿當兵的時候,你動用了軍方,弄得他恨死了外省人,我要把妹妹介紹給你,你怕到我家叫我幫你看到起,而女大不終留,當然有人追,你不去產生感情,背地裡把我們教堂我父得力助手,歉诚教友,政工幹校軍官追我妹妹的黃姓軍官以你父親一個命令調往金門,你從小就會來陰的利用權勢,男子漢各憑本事,其實論年齡,論長相論家事他跟本不不是你的對手,弄得我們教會灑淚相送,他來問我:怎麼我這麼一個起碼小官國防部人事局都知道了,還非派我去金門。。我明知道是你幹的,前不久我回台,同學聚餐後他把我帶到中山北路酒店,他說如果當年我跟宋閙了,今天他也不會做這麼大了,他說他現在有錢了叫酒吧的人整我,酒女說:即然你說他是中山國小的英雄糾查隊長,那我們都是中山國小的。王哭了說:我不該聽父親的話,什麼都不要做,只要生兒子就好了,替他傳宗接代,他們一個在海外聽說一個體育館要叫他的名字,一個宋的做這麼大,酒女說:你到底有多少錢去惹這些人,假如我們的老姊妹知到他回國,你那一點錢,下次你帶他來我免費跟他出差,,。你說走出去,我在加拿大競選國會議員,打電話給徐曉波,你在旁邊,居然不幫,失去了走出去的大好機會,海外都是信奉孫中山的,你把孫中山創辦的國民黨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毀,你還出得來嗎?你將是民族的罪人,你真是勝獨了。國父說做大事不做大官,加國赤字嚴重,辯論會上我大敗其他政黨,後來一年之內理清赤字傳為佳話,你走訪地方,只是選舉的時候到鄉下跟他們握握手,你深深的了解他們嗎?我到多倫多大學研究生,老師說你來自熱帶,一切施工都不同,給了你文憑你將是最大的了,現在我們國家勞資雙方有很大的矛盾,你去當工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在你後面,於是我做了十年北美洲最苦的苦工,贏得了工人皇帝,深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不是你去握握手就好了,回頭吧悬崖勒馬,陳誠派系,夫人派系政工派系的後代都不會選你,你和馬總統從小在經國身旁,現在有人冒充經國私生子,一下姓蔣一下姓章你們都不去親子驗定一下。你身居高位,明知我被莫須有,不合法的開除,而沒有幫我平反,你當新聞局長,大陸摧毀故有文化京劇(國粹),多城的文化處居然幫助樣板戲,而不幫我正川劇社傳統京劇,你在上面有何用,只有添亂,使一些不安份子有作亂造反的機會,我拿國旗到世運會抗議,你是聾了我回國也不登報,也不接待你曾對我說:你們(大陸來台的高官子弟)沒有希望了,二十年後再看看吧,果然我們都到外國來端盤子現在已經五十五年了,也已都入土了,你就放手吧,退出而挺洪保住國民黨       天下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