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同吾兄

斯同吾兄:過年好,接到你的電話,欣慰不已給方敦洲打個電話,

給劉炳君打個電話,你可知道我與方的來龍去脈,民國四十二年,飛車

出事,中央日報`豋我為神童,方與陳嘉到德惠街暮名來訪而認識,,小小

個子隻身在北投受了不少閒氣,我幫他打了不少人,後來他父親去逝,

停屍於家無人過問,他弟弟跪哭我家門口報喪,適逢陳大慶接掌安全

局局長,他的軍需主任陳自強(軍佐)因與香港生易失敗,我家與陳具受損失,而用了憲兵副司令(軍官)周劍星(周力行的父親),本來各大司令的軍需是要由軍需界的人擔任,新官上任又非本行惶恐不堪,現在軍需界二把手(我父曾為糧糢司長,儲備司長而中將經理處長,當時的經理署長還是我父的部下,唯恐辨的不好讓軍需界笑話,正好是小蔣老陳較勁,便借此向老陳示威,大張棋鼓,人說:夫人死百將臨門,將軍死門可落雀,他們則是將軍死百將臨門,我為總管,(抗戰勝利後在重慶滿屋將軍金光

閃閃,我還上台唱了捉放曹,比這個局面大多了,)每個來的人由我在他

們西裝上插花,陳大慶有點火,我是故意的,而蔣則是處之泰然,他曾說:叫他到我那裡去,事後我問那些來幫忙的他那裡是那裡呀?方則叫他

們不要告訢我.過河折橋,有一年我`回國,他說:我不知道你在那裡,不然輔導會時我可以讓你上億..最近又打電話時他說我是空軍開除的,他不也是幹校開除的嗎?我則告他我是空軍淘汰而保送中原的,空軍把我們這批投軍報國的資料毀滅了,他在北投欺壓晚輩,我則是保護晚輩,你們走後台北的人帶刀來,我叫他們回去了,於是由舞國皇后捐款打造兵器保護地方,余後為北聯虎堂堂主,後來他又被北商的長大了報仇打了,為了面子他只好宣佈由我主持大局,借你與荗祝平定了復興五虎,余照明黃寶榮等才得安然唸書,後來我逃家余拿出黃金交給他轉交給我,他居然獨吐,他避不出門,後由他母親出來說小孩眾多錢已花掉,以後再還..王武忠囂張,你告訢了我,我告訢了陳世寬他深怕有為害鄉里,阻止了王,陳也告訢我,方為害地方就揍他,溫哥華有北投小兄弟(父親中將),還想吃他的肉,我們不是黑道,只是為自保,不被人欺.他知道你叫我打電話給他,會把我氣死,你中計了,你是我什麼人呀?你是誰的兄弟呀?我們是為正義而奮鬥.承蒙你介紹,認識了劉某,在我家為了送他政大學長,他暴啸狂吼,他還說宋友會會長應該由他來做,他從未參加多城社團愛國活動,每月拿台灣那麼多錢,也沒有見他捐過多少錢,,我們是做社會服務,愛國活動,僑社他認識幾個人,連政大學長二公里路程都不送,(失去了所有政大後輩的尊敬),作威作福,盛氣凌人欺壓百姓,居然對我說:這個地盤是他的,我也不知道英女皇什麼時侯讓了位,還是讓給了他,在我家你也見到加國總理,英女皇老公,公民部長,中華民國總統,僑委員長之獎狀,  

 

 

被國會議員指定為華人社區領袖,連戰來時這邊,主委告訢他,華人包括香港,馬來西亞…..外國人都尊,有一老外告訢保母(有錢有打手),你不聽他的就是跟政府作對,我也幫不了妳,各民族在此我被指為領袖,台灣來的跟我作對就是台奸,那是靠服務得來的,民族不是靠武力,人說:門當戶對,你介紹的,你好糊塗,把一個毫無軍事背景,官場背景的白痴介紹給總司令的女兒,就不怕他日後被人利用,副官們一捧,便不知所以了,司令去世後,他第一次回台灣,軍方就把他關在侯機室一天,這就是明確的告訢他,人在人情在,今後少張狂,他還跟我說:當年這個侯機室是歡迎我,後來把我關了一天才讓我回家,大官的兒子多的很,也沒有聽說那一個無緣無故被關,就是因為他太囂張,不董事,在我家打牌,看女人看到流口水,跟我吵就是受人指使,哎呀真使頭都痛了.即然你介紹了,就應該教教他,大家之風,禮賢下士,尊老,服務社會,不是電影上的張大帥.我向政府登記每年二戰四十二個勝利國退伍軍人遊行,即然總司令半子就應捐個三千元加菜,慰問還要帶金,買幾棹政大同學會餐卷,自然人家看法就不同了,想做大爺就得這樣做,不是靠什麼關系,海外黃埔一二三期子弟多的是,國民黨,國民政府大官的子弟多得去了,誰去買這個帳,不要在這裡丟人了,氣高志揚在一修車行老板面前:你告訢他我是誰(有失身份,他不董呀).真把我弄糊塗了,他是誰,他是被台灣警備司令部關過的囚犯,兄弟一場,你可知我妹妹嫁過什麼人嗎?我是河南許昌姓王,就連馮義都知道,後來在桃園他知道以後還向我敬了個禮,在舞廳不看帳單多加鐘點費,走出去人家九十度相送,斤斤計較,靠關系靠武力,前面走後面吐口水,你要告訢他,社會的現實,他太太真是有大家風範….當年阿渤幫一僑生打了自家兄弟,本地義氣之士傾巢而出要置之於死地,後來鞠蘭生命喪水源地,你要治止他不要以後出大事.正川藝術國劇社是政府登就記文化社團,衛護中華文化,有很多特權,很多事要辦…..這種真是無心與他計較.也有很多人來搶此頭銜.中外都有,他太太是中國人,最近又將有文化大戰我也快支持不住了.

 

 

身體健康

                          正川 敬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