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彥芬偷雞不著舍把米

鄭彥芬偷雞不著舍把米

話說國軍敗退台灣,政府打出十年生聚十年教養,而台灣一時之間來了大批人潮,各方面都不夠,別的不說即然說生聚教養,一時之間那來這麼多的學校,教室,一群流亡學生(從大陸各省大學逃來的)便得到很好安排,保送到各大學就讀,而初中高中就成問題了,台北有名的中學是,建中成功附中,而普通中學都要等到學期開始才能入學,到台灣大多是逃難而來,那有那麼剛好是開學時候,唯有強恕中學不需考試,隨時找人說說就可以先讀了再說,殊不知這一進去可就壞了。

原來強恕中學位於南昌街火車道旁,後面一水堂,初一有四班初二有兩班初三有一班,這就是說初一到初二要有一半的人被刷掉,初二到初三又有一半人要離開,每班六十人,每年要開除一百八十人,它不說教室不夠而是說學生品行不及格勒令退學,怪了,不偷不搶沒有打架。。。怎麼說品行就不好呢?家長也沒查覺察到,一年一百八,二年三年,而這一百多人都是黨政軍高級官員之子,別的學子過年興高列彩,而這一批則是受父母社會的不恥,幼小的心靈受到強烈打擊,滿街去找學校,一些臭不董事的下級士兵士官太太們跟著起哄,把這一批在家受苦(一些在大陸的高官到台以後,兵沒有了官也沒有了,戰敗之將怨氣沖天,就指望兒子爭氣,現在接此開除通知單,豈不氣煞人也,打罵一頓是免不了的),在外受欺的青年逼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要知道這一批可是各方精英之子,國家未來主人翁,國之本呀。

正在此時鄭彥芬接任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他異想天開,反攻無望便從另外途境發展,大開門戶,在香港澳門馬來西亞印尼越南廣收學生,並供吃供住,而本地學子卻沒校可上,尢其台大政大成功師大更是本地學子想往的學校而不得入,不旦如此還設有僑生先修班幫你入大學,當時本地學生立即反彈,與僑生打了起來,為首者榮德化(一時學生時代最能打的太保,學生領袖,後來由筆者取而代之,他東打西打一直是初一,轉學多次還是初一),而鄭彥芬有法務部底子,馬上強力鎮壓,筆者與其二子(鄭志豪)中原大學同學,他對我說:你的思想有問題。把我氣得要吐血,我說:我投筆從戎曾讀空軍官校飛行生,政工幹校政治系。他說:我父親有妙計安天下,我們要南進 廣收僑生,然後讓他們回到原居地替我們完成反攻大業,我一聽之下大叫一聲,這是亡國之策,放著忠黨愛國志士子弟不陪養,去靠海外毫無從政治國的,豈不舍本求源嗎?,而本地的黨外(民進黨前身),氣燄日長,同學會上已經有人大罵國民黨,後來由我壓下,軍訓教官已經老了,為了保住飯碗,只有任由他們鬧,無能為力了,而中壢街上有時有成群成隊的學生走動真是嚇人,你不察覺,叫你父親讓我復學(要開除一個大學生是要經過教務會議的,還有十天就學期結束畢業証書以經放在教務處,十天之內要開教務會議是不可能的,因為有的教授在中部南部甚至國外怎麼能馬上請來開會呢!),把我開除中壢街上一片浪潮(國民黨跨了)因為當年中原大學成立時,第一期學生未經聯合招生,一批高官富商子弟一擁而進,花技招展,牛仔褲花襯衫,招惹了本地流氓打得學生滿街跑,筆者去後打得流氓滿街跑,當然這只是小孩子打架,所謂為不打不相識,他們知道我與台北的本省混的很好,以後也成了好朋友,他們心目中我就是外省人中的代表,聽說我被開除,一來是為我宛惜,二來求和無門了,別的人他們接受不了,多少高中本省同學在畢業典禮時告訴我,說道:畢業了,我不打算升學,這一生都沒有一個外省朋友,只有你一個,再見了。於是滿街一片國民黨跨了,筆者說道:你趕快叫你父親把我殺了(這時是在他家裡面,法務部長,那個時代就可以把我關起來,我真是不要命了),不然的話他為官一生落得個忘國之罪臣,何必為官呢,果然二二八後的第一次暴動就是在中壢發生。無人能壓得住了。

再說當時的各大學的教授,都是我國最好的權威,清華北大的教授,這些僑生得到了最好的教育,因為他們可以出國,一些美女當然抓住不放,而本地青年女方家長是不准進女生家門的。有一僑生其貌不揚,臉上一大刀疤又有鼻痘炎,鼻涕不斷,說話結巴,他竟敢猛追政大校花,中將司令之女(可見當時僑生的地位),四年下來毫無進展,將要畢業,忽然此僑生因為他父親在僑居地有功於國民黨,被任命加拿大僑務職員,此校花便與他談條件,要將她全家辦移民出國,就嫁給他,管他語言性情興趣通不通,這樣的條件婚姻,二十年後當完成了全家移民大業就離婚了,也沒有生兒育女,這位校花,美麗質天生,文學一流,而行出來就如同妓女一般,無情無義,為了家庭而犧牲,弟妹們就應當視其如母,心眼狹小,離婚後更是怪癖,手段毒辣此乃一例,此僑生後經整容後竟成了帥哥,由愛再婚生子,真是大劫一場,各僑生畢業後不必服兵役兩年,本地青年要服兵役兩年,回到僑居地,申請歐美名校,二年後穩拿碩士,再一二年博士,而成為當地白領高級職員,人上人,他們會去一二一草鞋步鞋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嗎?都在外國定居了。

回過頭來看看這批黨政軍高官之子,少數的也大學畢業出國,那是要經過留學考試,外國獎學金,多數考了軍校,整天一二一,四年軍校十年服役後退伍,無一技之長,任何企業就怕這些退役軍官,一不小心舉報業務,那還吃得消,寶貴的青年時代就在那一二一上了,設法出國,到了外國是沒有身份的,只有躲在廚房,不見天日的下等人,這還算好的,沒有讀軍校的就更遭殃,如果被抓就有涉送回國的可能。

為政者教民,制造風氣,連戰從美國第一學府哈佛大學學成回國,娶了中國小姐,報紙大事宣揚,書中有顏如玉美國遍地黃金,弄得全國青年都想往美國,造成了出國潮,要是好的大學畢業出國留學也就罷了,英文大字不識二個,又無一技之長也要出國,弄得國內空虛,出來受罪,更有的不能嫁個博士沒臉回台而自殺,以至現在國民黨無後繼之人,請問誰之過與?。天下人書於多倫多,2004年12月19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